绍洵

I have a soft spot.

【汤库】[上篇]:喜欢的人是小学生,怎么办?

尾大的白泽:

克莱·汤普森,NBA金州勇士队队员,司职得分后卫。一度被认为是面瘫重症患者,现已放弃治疗。
让面瘫患者的脸上露出一点不一样的表情,一直是史蒂芬·库里给自己设置的人生挑战。尽管那有时候只要在他头上浇一点水或者倒点冰块就能达成。欣赏Kaly各种意义上的惊慌失措总能给Stephen带来莫名的快感。
奥克兰,甲骨文球馆。
“Andre,你站到对面去,我踢给你。”
Klay在一旁默默竖着耳朵。他低下头,看着反光的木地板,抬手丢进一个三分。
这家伙热身的时候就不能把篮球当篮球吗?
Kaly继续一个接着一个的投篮,脚步移动,晃晃悠悠地挪到了Stephen那一侧。
与此同时,Stephen在他身后正弯腰弓腿,准备给地上的球开一个大脚。
克莱·汤普森,运球,移动,投篮。
地上有颗球,随手捡起来扔进篮筐。
小学生指着他,四面八方寻找可以管住这家伙的人。
Klay逃跑。回头偷看。
小学生笑趴在地。
Klay偷偷抿了下嘴,掩藏他的笑意。
他们场上是最默契的合作伙伴,场下是最亲密的至交好友。
在凯文·杜兰特来之前,也许是这样的。Klay想。
天生寡言少语,性格的过分冷静和不苟言笑,也许这些并不招人讨厌,但却绝不会成为吸引人的特质。
他不得不看着小学生和性格活泼的那几位成天嗨来嗨去,连下场休息坐板凳的时候都和Kevin腻在一起。
他怎么不坐我旁边?
那胡子拉碴的四十岁大叔脑子里只有他在雷霆的老相好。
坐在第二排的Klay用佛祖般的慈祥面孔盯着前面的两个人。
【老杜默默表示我真的还没30岁。】
客场作战,全员排队上大巴车。
按理一路舟车劳顿,球员们更该养精蓄锐,但这显然不是小朋友的作风。
Klay往往会有些晕车。他坐了司机后面的双人座的内侧,拉好窗帘,调好座椅,戴上耳机,脸上扣上帽子,看样子已经准备拉开架势大睡一场。
实际上他正通过帽子透光的小缝默默观察,等待小学生出现。
他听到Stephen和别人嘻嘻哈哈的声音,默默抿了下嘴。小朋友活蹦乱跳的上车,看到Klay时突然噤声,然后顿住,犹豫了一下,走到后面和凯文·杜兰特坐到一起去了。
好嘛,你俩干脆双宿双飞得了(= =#)
不自在地扭了扭身,Klay把头靠在窗户上,真的打算睡觉了。
太阳晒得暖融融的。浓密的叶片透着光点,一种虚幻朦胧的感觉。金绿色的样子,很像某人的眼睛。
……………
Klay醒来时,行程已经过了大半。
Stephen不知什么时候坐到了他旁边,整个人几乎倚着他的右胳膊。头上的帽子和耳机也不知什么时候戴到了那家伙头上。Klay正犹豫着要不要起来和他说话,Stephen却突然摘下耳机压低声音向车厢后面说到:
“嘿,小声一点,Klay睡觉呢。”
一哥和追梦对视一眼,纷纷挤眉弄眼打手势,表示着“Cool,man”“我懂”。感觉两人可以随时来段即兴rap。Stephen噗嗤一声,摇头笑着骂他们“这帮家伙”。
几分钟后Klay坐直抻了个懒腰,小朋友拿着他的手机一边摇头一边“啧啧啧啧”。
“你都听的些什么歌,这歌单也太老了吧。”
Klay缓慢地眨了眨他那天生带睡眼惺忪效果的眼睛,耸了耸肩。
“我喜欢。”
“你怎么没点活力呀,活的跟个老年人一样。Come on,嗨起来!Let's dance!”Stephen说着就在座位上扭起了小腰。
“你饶了所有人吧。”
可气的就是每回偏偏大家全都跟着他嗨。
克莱·汤普森,冷面杀手。
现在改名叫克莱·汤普森,唯一的成年人。
然而现在的他有点管不住上扬的嘴角了。
……………
“你喝点水,嘴唇都干了。每次一玩开就不记得喝水。”
Stephen漫不经心地哼哼两声算是答应,他现在玩的游戏正战斗得激烈。
“我水杯在后面。”好不容易终于抽空回答了Klay。
Klay不作声,默默从背包里拿出蓝色的水杯,盖子弹开露出软胶的吸管。他把吸管递到Stephen嘴边。
Stephen凑过来快速地吸了一口,很快游戏就惩罚他的不专心,传出夸张的“Game Over”音效。他含着没来得及咽下去的半口水,抬头幽怨地看着Klay。
“都怪……”
刚咽了水得以说话,Klay又把剥好的橘子塞了几瓣到他嘴里。史蒂芬·库里扬了扬眉毛。
算了,不和他计较。
……………
Stephen的突然家访,无论发生多少次Klay都会觉得意外。更不要说从一个粘腻的充满情欲的梦里被他梦中的肖想对象用一串急促的敲门声叫醒。小朋友顶着大太阳,穿了件白T恤戴个棒球帽就跑到他门口来疯狂的按门铃。
“Hey!我买到了X战警的蓝光碟!快让我进去,今天热死了。”
Klay侧身让热烘烘的小学生从他鼻子底下过去。所以这么热的天为什么不好好在家待着,而要跑那么远的路到他家来?
“你怎么也出那么多汗,你家挺凉快的呀。你没事吧?”
“…我被子太厚了。”他掩饰着干咳两声。
Klay扯开冰箱门,倒了两杯冰菠萝汁,放了一杯在Stephen面前。得到一句不怎么走心的“谢谢”,他坐进沙发里看Stephen摆弄他家电视,迅速拉上了所有的窗帘,甚至抽出空来和Rocco打了个招呼。
“嗨小胖子,你好吗,Klay把你喂的真好!”
Klay辩解道:“那不是胖,那是斗牛犬的正常体型。”
“开始了!”
Stephen看向橱柜,又扭回头来,用眼神询问Klay有没有爆米花。Klay耸了耸肩,看着小学生不满的表情。他从来都没有买过爆米花。
也许以后家里应该备一点。
………………
Klay努力让自己沉浸在剧情中,以防他在脑海里一遍一遍重播刚才的梦。小学生相当兴奋。他扫荡了Klay家的薯片弥补了没有爆米花的空虚。哐哐哐的咀嚼声不断传进Klay的耳朵里,提醒着他那个人的存在。
一袋薯片吃完,Stephen开始好死不死地吮手指。
Klay感觉到理智之弦突然绷紧,滚烫的血液似乎正汇聚到他的下体。他惊恐地看了一眼Stephen,当事人还浑然不知。
克莱·汤普森,此时此刻,也可能是这辈子唯一一刻,由衷地希望自己有勃起障碍。
Stephen拿起菠萝汁,喝了一小口,画面中突然出现的诡异面孔把他吓了一大跳。没错,他是库日天,史大胆儿,但不意味着他受得了这样的一惊一乍。
大半杯菠萝汁洒到了他身上。被浸透的白短袖此时半透明得如同不存在一样。紧贴在身上的布料勾勒着美妙的线条,湿透的半个胸口隐隐约约能看到乳首的模样。
与此同时,汤普森二号终于战胜了他的主人,倔强地昂起头来。
“Oh shit…Sorry man. 不过幸好没有弄到沙发上。Klay,你可以……”
Klay正抓起旁边的沙发垫准备遮挡一下。在家他只穿了短袖和宽松的大裤衩,裤裆支起来的一大块格外明显。然而他的手刚碰到柔软的棉质布料,Stephen就突然扭过头来。
FUCK。
…有没有可能屋里太黑了所以他其实并没看到?
“Klay?你是不是……??”
好。
我希望自己原地爆炸。
Klay见状迅速起身准备逃离现场。上帝啊让他先离开这吧,以后再编理由解释。然而Stephen的速度比他还快。他飞快地窜过来,把Klay按回沙发上,然后捧起他的脸。
“怎么回事,因为我吗?Hey,你看着我。”
Stephen的眼睛亮闪闪的,嘴角一抹顽皮的笑意。Klay躲避着他的视线,Stephen干脆直接跨坐到他腰上。
他感觉到Klay沉沉的吸了一口气,嘴角的笑意更加浓郁了。他凑近Klay的嘴唇,压低嗓音说道:“这可是个新闻,什么时候的事?金州勇士的神级后卫,暗恋对象是他的队友库里,一个不折不扣的大男人。”
Klay本来想吐槽一下“大男人”这个说法,却突然被Stephen的玩笑态度惹恼了。他是喜欢他没错,但他的态度极其坚定认真,他怎么能用这么随便的语气像这样说出来?
Klay用一只手将面前人的肩膀推开,Stephen不得不退后坐回去。Klay站起来,绕过茶几径直走向浴室。
没过多久,哗哗的水声响起,然而并看不到升腾的热气。
小朋友在外面的沙发上眨巴眼睛,看着浴室门的磨砂玻璃,有些疑惑。
几分钟后,他溜进Klay的卧室,挑了一件看着比较顺眼的圆领长袖,换上衣服离开。
————————TBC————————


下篇反转,标题是:喜欢的人是面瘫,怎么办?【doge脸】码字慢😂尽量快点更

评论

热度(85)

  1. 黑点保温杯尾大的白泽 转载了此文字
  2. 绍洵尾大的白泽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