绍洵

I have a soft spot.

[TASM/homecoming]《There for you》

Nacci:

蜘蛛骨科,年下大法。


荷兰蛛×菲蛛。


——


  正当轻柔的呼吸如海鱼的鳍慢慢波动时,挺着肥硕肚子的闹钟先浑身一抖作为铺垫,然后大喇喇地摇晃起来。在同一瞬间,一撞窄小建筑正相对的两间房里开始猛然爆发出响动,战争的尽头是门被打开,毛茸茸的Andy和Thomas皱着脸相对,背后的门里掩着尚未熄灭的硝烟。


  “早。”Thomas有气无力地打了声招呼,他的声音使Andy睁圆了具有肥厚眼睑的鹿眼,眼神奇怪的瞅了一眼皱脸揉毛的Thomas,但又没多在意。之后,两兄弟分道扬镳——一个走进卫生间,另一个则走向厨房打算先照顾一下自己今天不知为何尤为空荡的肚腑。Thomas在与Andy擦肩而过时踉跄了下,他一手按住了墙壁才稳固自己没能摔倒,背后传来Andy黏黏糊糊的询问声——“你还好吗?”


  “yeah,yeah。”他连忙说,先前因睡眠而沉重如练雷翻涌的低重声音已经恢复成了青少年的清哑,Thomas抱怨了声黏在脚底的拖鞋,站稳后继续前行。Andy没多在意,或许是他生活的意外总是太多,他回过了头,走进卫生间。


  30秒后,Andy又缓缓地退步回至门前,眼神惊恐地盯着墙上凹进的掌印。


-


  不大的房间充斥了电子产品、螺丝等小型用具、一些被红线引起来的被涂画后的相片、桌子、衣柜,低下头时怀里的枕头、被子,晾在墙角里的红蓝制服,窗台边上的纯白内裤。——Thomas低下头把脸塞在了软软的枕头里,鼻翼灵敏地嗅了嗅。


  “别扯坏了它,强森……”通话中途的Andy不忘转过脸愤愤地警告一句,Thomas火速地抬起头,Andy已经没再看他。他在跟tobey通电话——毋庸置疑地,tobey的声音从纷扰的电流间准确无误地传达进入Thomas的耳朵——他都能想象到娃娃脸大哥皱着眉的样子。


  “我让他待在我的房间里……没有,没有,啊——墙壁坏了一点……”Andy用他那特有的绵软声音嘀嘀咕咕地说,边在墙上蹭,说完这句话后他已经蹭到了天花板上,柔细的肢体从Thomas上方垂落,大眼睛促狭又苦恼的落在弟弟眼前,用口型安抚他。


  I’m OK,Thomas认认真真地用口型回复他。


  “安心点,我已经经历过一次了,他需要控制——你可以教导他。”tobey的声音显得起伏不定


  “ok……那你呢?你最近怎么样?”Andy安下了心,他微偏过头询问上大学后就离家搬出去的大哥的近况。


  “我?呃……”


  楼顶的风吹在包裹着紧身衣的身体上,tobey在头罩下咬了咬发干的嘴唇,他在两百层楼的建筑上被一只蜥蜴人倒着握住了脚踝,脑袋底下是两条鞋带儿般的天桥。他费心地思索了下这个问题——“I’m OK?”


  蜥蜴人拧了下嘴角,松开了手。


-


  电话突然挂断形成一线忙音,Andy松开了手机,从天花板上下来落到Thomas旁边,他仰躺在床上斜看着他的小弟弟,声音像浓稠的咖喱在米粒间渗入般咕咕软软地嘟囔——“别担心,那很有趣的。”


  Thomas点了点头,他低下头愣了一会儿,然后抬脸揉了揉脑袋——“我们……我们是不是要迟到了?”


  在他的视线里,窝在被子里的Andy露出一个使坏挑事儿的甜笑。


-


  铃声响起的前两分钟,在学校后门的门口,胸有成竹的Andy灵活地从地上滚一圈卸力后站立起来,片刻之后,身后的地面上“啪叽”落下来一个人。


     Andy立马转过头看,在尘土飞扬的地表上,脸着地的Thomas一动不动。


  过了一会儿,响起男孩急切的高声——“我很好!我不错!真的!”


-


  “记住我说的了吗?”Andy低着头与弟弟在高一的楼梯上窃窃私语,他比Thomas高两个年级,是学校的风云人物——虽然他自己认为他和兄弟们一样低调。他用手抹了抹弟弟脏兮兮的脸——“隐藏身份,不要动手 ,尤其是flash的弟弟。”Thomas看着他的哥哥,认真地点头。


  过了一会儿,体态高挑的Andy又摸了摸他的头,不情愿地说——“即使我们都知道那两兄弟有多烦人。”


-


  对于Thomas来说,获得蜘蛛体能在他的大哥二哥相继成为无名英雄后变得并不是那么不可想象,但是在这一天真正来临的时候,他才知道拥有倍朝常人的能力是多么的美好又恐怖——他体格健敏,社会的底线就在他脚边上下浮动,轻松即刻跨越。他的两个哥哥都在用小拇指搔刮边缘的敏处,有的时候他们会过界——比如Andy造成了全市警察围堵天桥的那次。


  Thomas没能听得进去课,他今早摘下了眼镜眼镜,感官的提升使他不再需要它了,他甚至连粉笔的颗粒组成物都清清楚楚,包括身前flash的嬉笑所带起的脸部肌肉堆垒,Nathan衬衫领子上与脖颈壤接处有一些汗迹和灰痕,过度的敏锐让他不太舒服,仿佛所有人都成为透明而脆弱的泡泡一戳即碎,他为他拥有的力量感到沉重的责任与难以言喻的自由感。他想到了他的两个哥哥——他们是怎么克服的呢?tobey成为蜘蛛侠的时候没弄出什么大动静,但Andy却不一样,Andy总会因此吃到苦头。


  Thomas想得出神,他的手便无所事事地捏起桌角,他的指头现在可以轻而易举地按进书桌里。Thomas用指甲在其上画出了个简易的蜘蛛,在画第六条腿儿的时候老师发现了他的走神,她警告性地叫了声他的名字,于是全班的视线积聚在他身上,flash首先带领着同学嘲讽地笑出来,Thomas无措地挠了挠脑袋。


  下课之后,穿着紫色衬衫围着金黄围巾的flash揣着兜儿不怀好意地踱到他身旁——“hey,Parker。”他故意把这两个发音说的十分滑稽,Thomas在整理书包,他想去看看Andy在做什么。当他听到flash熟悉的声音时他抬起了头。


  Flash很想说一些滋事的话,但是他的黑脑袋苦心思虑了半天嘴巴还是干巴巴地,于是他只好伸手摆弄了一下Thames的书本——“我们的书呆子Thames Parker又迟到了,他都有些什么秘密呢?”。Thames注意到了他的动作,犹豫了一下并没有制止。“没什么。”他没多说话,胖胖的Nathan手里拿着薯片走到了他们俩的身旁,与Thomas站成一列对视着flash。


  “怎么了?”Nathan一边说着一边把薯片递给Thames,Thames摆了摆手拒绝。flash低着头在他的书包里挑挑拣拣,突然,他的视线被书包阴影里的一个红色物体吸引了——“what’s this?”他边问边伸手试图去碰触,Thomas心脏一跳,他快速截住了flash的手同时发出警告——“Don’t!”


  与之同时发出的是flash的惨嚎,小黑个子痛的面部扭曲,Thomas急忙松开了手——“对不起对不起!你还好吗?flash?我真的很抱歉……”他看着flash痛的甚至掉出了眼泪,身旁的Nathan惊讶地看着他的手,舌苔上还有没咽下的残渣。


  整个走廊的人都听到了声音正在往他们身边聚拢,Thomas手足无措,他试图搀住捂着手臂的flash却被甩开,小黑个子擦了擦眼泪——“你袭击身为同学的我!”


  “不、不,对不起,我只是……”他的话还没说完就看见flash的哥哥——要比他弟弟大上好几圈的Eugene从门口探了进来,领着他的跟班们儿,Thomas苦恼的叹气,他知道他今晚会被哥哥们轮番说教了。Eugene怒气冲冲地走过来——“该死的小崽子Thomas Parker!你对我弟弟做了什么?”


  “我什么也没做!我只是没控制住力度……”Thomas手足无措地解释,他的声音被再度打断,愤怒的Eugene几乎整个人盖住了他,粗重的声音所形成的冲击在Thomas眼前凝成实体迅速袭来——“难道你不怕我吗?!”


  “I……I……”Thomas结结巴巴地说了半天也没能说出什么。Eugene看着他的眼睛,知道了从他嘴里得不到满意的答案了——这个小混蛋长了双充满勇气的眼睛。于是Eugene抬手拽住Thomas的领子,就要在Thomas忍不住挣脱的时候Andy出现了。


  “别碰他!Eugene!”Andy推开课桌大步走到他们旁边,愤怒又明亮的眼神看了眼Thomas后就转向Eugene,于是Eugene松开了手,转而针对起Andy——“Andy Parker!你家的那个小混蛋打了我的弟弟。”


  “我没有打他,我只是没有控制好力度。”Thomas急忙解释,身旁的Nathan也跟着符合——“他什么也没做!”


  “听到了吗?”Andy愤愤地仰着脸对视着Eugene,于是Eugene只好偃旗息鼓,他扫了兄弟俩几眼,不太甘愿地拎着flash出去了。


-


  “小心点。”Andy丢给Thomas一个三明治,他倚着墙,鬓角被光映的发亮,睫毛上也光斑闪闪。他类似于啮齿类动物般咬下了一大口,然后才含糊不清地继续说——“aunt may出去度假了,tobey很忙,没人来跟校长处理你打架的事情——我还没毕业,他们不会承认我。”


  “我真的没打架。”Thomas沉着肩叹了口气——“我只是……算了。”他有气无力地解开包装,捏了捏手心里的三明治,咬下一口加以咀嚼。或许是他看起来太失落了,Andy支起了腰揉了揉他的脑袋,然后伸手搭住他的肩膀——“嘿,嘿,别做出这幅表情,小蜘蛛!”他叫了一声,却因为称呼自己先笑了起来——“真够怪的。”Thomas也跟着他笑了出来。


  “你一会儿就要日常巡逻了对吗?我想和你一起去……只是看看!求你了!”他边吃着边开口询问,看到Andy皱起眉的瞬间加快了语速。“不行,这很危险……”Andy摇了摇头,他想起tobey和aunt may再三的叮咛,至少也要等到Thomas能百分百成功翻墙才行。


  “求你了!!Andy!伟大的Andy!帅气的Andy……”男孩富有活力的声音不断在耳边骚扰,Andy蹙着眉频频地摇头——“没门,”他说,一抬头看见正哀求他的Thomas,男孩唇边长了根胡髭,不像样地翘着,两只蓝蓝的眼里充满了恳求,你懂得,水汪汪的,小奶狗似的。


  名为Andy的硬心肠的建筑被泛滥的洪水瞬间冲垮,他无奈地揉了揉浓密的头发,原地焦躁地踱步,在他几乎快扯坏了遮住半只手的袖子时抬头看向了Thomas,噘着嘴,头发乱成一团,毫无威胁的褐眸瞪圆了看着他——“不许乱跑!”


-


  “woooooooh——!”Thomas兴奋又恐慌地从车面上略过,抬头看向前面柔韧修长的身体。Andy借给了他一对蛛网发射器,Thomas把书包里藏着的面罩套在了头上,跟着Andy在马路上游荡,一些人看到他们后大声地打起了招呼——“看我说的什么!蜘蛛侠不止一个!”


  “hi!spidey!”


  “nice butt!”


  Andy很快在路边停下来,他快速击倒了面前正在逃窜的盗贼,男人一倒,无数的纸币从怀中四散,被周围的人一抢而空,Thomas踉跄着下落撞到了面前的Andy,接触的瞬间他诡异的想到了之前刚才听到的最后一句话。


  “真没办法。”Andy摇了摇头感叹一句,然后将盗贼用网捆好升在路边,再一次开始了游动,Thomas路径盗贼时成功射出了一段蛛网,这逼得Andy不得不折返戳破了他射出的蛛网——“no nose。”他警告道。


  “噢,噢!”Thomas急忙应和。


  他们从一幢偏僻的正在拆除的年迈影院门前游荡过去,Andy利落的身形很快略过,而Thomas则笨拙地踩了几次地,他略微一喘气,再度想追上哥哥的脚步时却发现影院巨大的招牌被几个工人翘的摇摇晃晃,而正底下有个脏兮兮的小男孩抹着鼻涕跑出来。


  “让开!!”Thomas大声叫,他飞快跑过去在招牌落地之前推开了小男孩,自己则感受到背后巨大的压力和阴影正朝他身上砸来,Thomas吓得浑身软如泥淖动弹不得,眼里才才泛出恐慌的神色,而就在这一瞬间,他听到一声快速接近的呼唤——Andy飞速荡过来借由运动产生的惯性一脚踹开了将要落在他头上的黑幕。


  Thomas坐在地上气喘如牛,两只手臂吓得颤栗不止,面罩底下的脸庞流满了汗水,滴滴落到衣服里。Andy摘下了面罩,走过来跪在他身旁,小声又担忧地呼唤他——“你还好吗?Thomas?哪里受伤了?”他扯掉了弟弟的面罩,擦了擦他被吓得惨白的脸——“你做的很棒,真的,Thomas!”他伸手抱住了两眼无神的Thomas,不断用手轻柔地抚摸着男孩的背,像兽类般用柔软丰润的唇磨蹭弟弟肩膀和毛躁的侧脑。


  Thomas渐渐回了神,他眨了眨眼,回抱住怀里的哥哥,湛蓝的眼里映入了光秃秃的建筑,其顶端刚刚掉落招牌的地方全部裸露,一大块钢筋混凝土在Thomas的眼里支呀两下,松动了,生锈的钢筋直朝着Andy纤细的脊背,像一柄不怀好意的刀。——“小心”Thomas无声地吐出两个字,Andy没听清楚,他抬起了头刚要询问,却听见背后的一声沉闷重响。


  鲜血的气味儿肆无忌惮的从破裂的掌心里溢出,Andy扭过头,看到了Thomas护住他的手臂,手心被利刃戳破,血如打头骤雨般滴下两个重印,他张着颤抖的嘴,从中溢出一声抽泣般的祷声,眼里很快聚满泪水——“Jesus……Jesus……你还好吗?天啊……”他轻轻拖住Thomas的手臂,用手里的面罩盖住了伤口。这时浑身僵硬的Thomas才从如临大敌的状态下放松,他可怜巴巴地叫唤了两声,痛的声音都变了调子——“好痛啊……”


  Andy心疼地抱住了他,Thomas握着面罩埋到哥哥怀里,痛的龇牙,瘪着嘴几乎要哭,而Andy早已经泪珠满洒了,他搂着怀里的弟弟一边抚吻一边喘息,浓长的眼睫疲惫地收拢挤出一脉热泪。


-


  Thomas没关窗户,他赤裸着上身枕着胳膊,受伤的左手缠着绷带搭在腹肌上。到了深夜,霓虹的彩光与月光汇成如同银雾般的光线,散落在世间,被如水的凉风轻轻冲散。这么清净舒缓的氛围里,Thomas却无法入眠,他今天才被吓到了,但大难已过,其实最让他心潮澎湃的不是那惊险的危机,而是从Andy嘴里吐出来的那些话、那些感激、那些爱的诉语,这些让他心脏悸动,让他如同沉浸在这夜色间般沉浸在这巨大的幸福感中,他好像骤然明白了总是伤痕累累的哥哥们的心甘情愿,事实上,他可以为了这丰盈的满足而献出一切。


  这种想法搅得他不得安宁,他不断地想到Andy——说不清为什么。终于,在这种兴奋到达一个聚点时Thomas无法忍住了,他一个跃身从床上蹦起来,轻手轻脚地走出房间,到达Andy房间门口,他不费力就破开了哥哥房间门的密码,然后走进去,想把这满心的爱与满足分享给另一个参与者。他光着脚走到了Andy的床前,在看到Andy后却紧紧地闭住了嘴。


  Andy睡着了。


     没啥东西但怕被和谐


       —END—


       小清新系青春伤痛文学.(和其无病呻吟青春伤痛系作者)给您拜年了(?)



评论

热度(347)